真迹商场布展,“莫奈”深夜“邀约”

发布时间:2018-11-07
浏览次数:11次

播放语音

来源:解放日报 (11月5日发布)

       展览的意图,一为文化交流,二在于贸易之前端。

  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有超过5000件的展品首次进入中国,它们翻山越岭、漂洋过海,只为亮相这场举世瞩目的盛会。

  其中,有来自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化妆品及佐餐调料,这个中美洲岛国与我国几无贸易往来,但为参加进博会,不惜辗转多个国际航班;有第一次走出欧洲来华参展的龙门铣床,总重近200吨;有来自芬兰UPM集团的“镇店之宝”生物概念车Biofore,代表了当下森林行业前沿研发技术;还有进博会单体价值最高、身价2亿元的来自意大利莱奥纳多直升机公司的AW189直升机……

  面对这些新、奇、特的进口展品,驻守在国门关口的上海海关关员们无疑是最早的目击者、见证人。

  事实上,近20年来,越来越多前所未见的产品从地球的各个坐标点出发,目标上海,云集黄浦江畔,传递着国内消费者一个愈发具体、清晰而强烈的需求——

  “在纽约、巴黎、东京能看到的展品,我们在上海也能看到!”

  200吨“大家伙”短短数秒通关

  9月11日,来自芬兰UPM公司的一辆价值3万欧元的生物概念车Biofore,从芬兰经布鲁塞尔运抵上海,成为进博会首票进境展品。

  这天,距离进博会开幕尚有55天,这不禁让人疑惑“Biofore为何如此迫不及待”。芬兰UPM芬欧汇川(中国)有限公司利益相关方关系总监马源源道出缘由,“公司原定海运,但为了同后期展品进境高峰错开,我们打足提前量,而且选择了空运,从而更从容地布展。”UPM集团在华发展已有20年,总投资超过20亿美元,其展品提前来沪,足见公司对进博会和中国市场的重视。

  但马源源没想到,她大可不必如此着急。为了此次进博会,上海海关率先在现场业务二处设立了进博会海关专用窗口。Biofore报关时,用一张进博会物资证明函,就享受到了优先申报、快速放行的绿色通道待遇。该票展品于9月11日上午10时报关,下午1时,Biofore就已被装上集卡,驶离东航保税监管仓库。由此,进博会首票通关进境展品,实现了不足3小时快速通关和提货纪录。

  首票展品通关之后,10月9日,进博会最大“吨位”展品、来自德国瓦德里希科堡机床公司的龙门铣床运抵洋山深水港。尽管它是个总重近200吨的大家伙,却是做精细活的高手。据介绍,意大利、西班牙等国家最先进的机床精度约在8微米,而这台龙门铣却可以控制在4微米内。但是,这个大家伙要“挪窝”,德国公司将它分装在了12个集装箱内,其中货物数量可谓庞杂。

  上海海关现场业务二处戴从容主任告诉记者,对于此票展品,洋山海关提前了解展品进境安排,第一时间联合海事、边检等口岸部门实施登临检查,并依照进博会快速绿色通关作业流程,将风险预估做在前头,并在报关单证清晰情况下审核和快速放行。因此,龙门铣这张大“床”,经海关关员快速审核后,短短数秒便通关成功。

  “莫奈”预约凌晨4时商场查验

  2000年,上海艺术博览会创办第4年,迎来了一件“重量级”展品——重达2.5吨的罗丹大型雕塑《思想者》。这尊名作初来乍到,便见识了中国买家的购买力——艺博会后,浦东联洋土地发展公司以100万美元买入,成为当时国内所有艺博会最大的一笔境外作品交易。2002年,参展上海艺博会的法国新现实主义大师恺撒的名作《大拇指》,又被上海证大集团以260万元人民币购藏。再往后,上海艺博会愈发国际范,伦勃朗、夏伽尔、雷诺阿、米罗、毕加索等大师作品踊跃前来,与上海艺术爱好者们咫尺相见,成交纪录也被一再刷新——2009年,即便笼罩在全球金融危机阴霾之下,上海艺博会成交量依旧突破5000万元,2010年达7000万元,至2017年,已创下1.5亿元成交量。

  上海海关现场业务二处展览品监管科科长蒋雪敏记得,2011年,上海掀起一股“毕加索热”。当年10月,毕加索中国大展在世博会中国馆举行,共展出《扮小丑的保罗》《女子头像》等62件毕加索的绘画、雕塑作品,投保价值超过70亿元。要知道与大多数画家一生穷困潦倒不同,毕加索是有史以来第一位在世时就亲眼看到自己作品被收藏进卢浮宫的画家,在全世界前十幅最高拍卖价的画作中,他一人就占据四席。为了这次中国大展,法国国立毕加索博物馆馆长亲临上海,指导布展。

  如此高规格珍品来沪,也让上海海关倍感压力,因为所有展品都需要处于特定的恒温、恒湿环境,无法像普通货物通关一样在机场开箱查验。问题倒逼改革,针对海外高价值艺术品等特殊展品,上海海关专门推出快速提前报关、空港直接验放等“直通式通关”试点。2011年9月21日至9月30日,62件毕加索作品分8批运抵上海,共计56个木箱。它们在浦东国际机场直接加封入境,采用专门的运输车辆运抵世博会中国馆,再存放于一个40尺的恒温、恒湿专用集装箱,体验了从机舱门到场馆门的“门到门”式服务。

  毕加索之后,2014年3月至6月,法国印象派大师莫奈特展再度引发轰动。不过不同于以往,莫奈《睡莲》等55件真迹,极具创意且史无前例地进入K11商场展出,旨在迎合人们逛着街、喝着咖啡再顺路看个高端展览的精神需求。购物中心内的艺术经,使K11的营业额增长20%,并推动商业租金提升70%,这一商业模式此后引来静安嘉里中心、环球港等纷纷效仿。

  不过,莫奈特展这一创新背后的故事或许少有人知。蒋雪敏是当年的亲历者,当时,上海海关针对特殊展品实施“口岸放行”和“馆内查验”相结合的模式已成为惯例,但破例的是,对于莫奈特展的“馆内查验”实行了预约制。这次特展中,有2幅油画超长超宽,加上木框长宽都接近3米,但K11商场的运输通道宽仅1.9米,而且没有一部电梯能装得下。权衡再三,主办方只能采用楼梯吊搬之法,但考虑到商场白天人流量很大,搬画唯放在半夜三更进行。蒋雪敏记得那天,展品进境后在口岸直接加封放行,因布展时间十分有限,主办方与上海海关预约了凌晨4时现场开箱查验。上海海关十分配合,夜间派员至场馆,监督拆封条和查验,随后展品还必须再放入恒温恒湿的保存箱内超过24小时,以适应K11的展馆环境。正是因为上海海关贴合主办方之需,为此后布展争取到了宝贵时间。

  参展飞机随到随检“零等待”

  不独艺术品,不断刷新进口纪录的展品,还有飞机和汽车。

  如亚洲商务航空展,是全球四大公务机展之一,自2012年迄今,一直由上海虹桥机场公务机基地承办。2011年,全国机场公务机航班已达1.34万架次,其中单上海机场就占了三分之一。今年航展前夕,虹桥机场二期公务机机库建成投用,最大可停放一架波音BBJ公务机,或可同时停放8架湾流G550或同类型公务机。历年亚洲商务航空展,都成为世界主流公务机制造商“现役之王”和“未来之星”的年度大秀,今年参展飞机更是达到38架,为历年规模之最。这些价格高昂的公务机集体临时进出境,按照规定,应交纳相当于税款的保证金,但上海海关专门制定航展监管工作方案,免去高额保证金,派专员24小时驻场监管,单证由专人审核,提供全天候预约通关服务,飞机随到随检“零等待”。

  汽车方面同样高歌猛进。上海海关的数据显示,2009年、2011年和2013年三届上海国际汽车工业展览会,展馆数从11个发展到17个,进境整车数从66辆飙升至200辆,展品货值从2200万美元增加到1.22亿美元。2017年车展,在上海亮相的全球首发车已高达113辆。

  而且,这些豪车都很“忙”,往往是前脚刚在法兰克福顶级车展上秀毕,紧接着便马不停蹄赶来上海,随后又无缝对接地前往汉堡、日内瓦等下一站。如此紧凑的“走穴”,布展方面必须掐分算秒。以2013年上海车展为例,其布展时间就比2009年上海车展缩短一半,用时仅10天!这意味着,大量新款车短时间内集中入境并亟待迅速布展,它们对于通关速度的迫切性,再次加速海关“放管服”步伐。去年上海车展时,上海海关首次全面启动展览品监管信息化系统,旨在“让信息多跑路,让企业少跑腿”,企业无需多次提交动辄数千张纸质材料,只要在客户端一次录入,待海关审批后,便可快速办理通关手续。而针对部分限量版新车关于款式的“保密”需求,上海海关同样最大程度地予以配合,允许尚未揭开面纱的车辆进入展馆后再检。

  珍稀进口兰花可“免于销毁”

  品画、观车与飞机,接着又赏花。

  这些年,越来越多上海市民热衷于观赏异域奇兰,上海国际兰花展迄今已举办四届,今年吸引了四大洲600多种共计3万余株兰花在申城集中亮相。

  不过往年,鉴于有害生物传入传出风险,根据林业部门审批要求,所有进境兰花在展览完毕后均须实施销毁处理。如此方式,虽确保了国门安全,但也使得一些极珍贵的兰花品种望而却步。

  所以今年的上海国际兰展出现重大变革,对部分达到回运条件的兰花“免于销毁”,最终有14个品种28株兰花得以返回其出生地。其中,包含厄瓜多尔小龙兰、美洲兜兰等,系由原产地自主培育,并且不断进行性状筛选长达十余年之久,非常珍稀。

  上海辰山植物园进口事务有关负责人表示,今年,由辰山植物园提出申请,由上海海关及林业等部门共同商议决定,在严格取样检测确保安全基础上,可对部分品种实施回运。此举大大提高了参展商的积极性,如每届都参展的厄瓜多尔,起初敲定100多个品种参展,当得知部分品种有望回运后,又补充参展了100个品种。

  此外,为确保兰花以最新鲜状态呈现,今年兰花进境并完成相关手续后,被直接运往辰山植物园隔离温室,由上海海关检验检疫人员前往温室现场取样检测,极大缩短了兰花在港口停留和在别处隔离试种的时间。

  蒋雪敏从业多年,亲眼见证了一系列变化——进口展品从相对普通变为日益高端,展出场地从一本正经的展览馆转向商场乃至户外,展出方式也从单纯的欣赏转向能与部分展品接触和互动。展品之变,折射着国人眼光之变,迎合着国人需求之变。“但不变的是,对便利的追求,便利是通贸的灵魂。进博会之后,将有更多更新的产品更为踊跃地入境,也必将加速我们监管方式的创新与变革,为各类进口展品提供更为个性化的监管和通关服务。”